主页 > S轻生活 >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>

精选文章


随机推荐


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


2020-08-05


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置身其中——无论以什幺信仰或心情来到十字架山,置身密集的十字架群中,必定感到震撼。(刘启智摄)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教宗十架——中间的一个十字架是教宗约翰保禄二世命人竖立,下方刻有他感谢立陶宛人的语录。(刘启智摄)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巴士前往——乘坐终点站为Joniškis的巴士往十字架山,其班次并不频密。(刘启智摄)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重要建筑——围绕主广场的重要建筑,包括Šiauliai State College(Šiaulių Valstybinėje Kolegijoje)。(刘启智摄)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狐狸雕塑——铁甲狐狸雕塑製作于2009年,据说其心脏藏有一个留待下一个世代开启的时间囊。(刘启智摄)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十字架群——下车后在小路步行十多分钟,便可看到十字架群及在已故教宗约翰保禄二世到访时建的亭子(图左,红顶)。(刘启智摄)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有增无减——十字架数量每天仍在增加,但部分已相当破旧。(刘启智摄)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 见证苦难与独立 十字架山守护立陶宛

十字架山(Hill of Crosses)是立陶宛另类地标景点:不像传统的文化古蹟或宗教建筑那样严肃、神圣,游客甚至可以自行加插十字架,留下自己的祈愿。苏俄曾多次尝试将它完全夷平,但之后都重新堆积起来。走进竖立了超过10万个、且每天仍在增加的十字架群之中,除了见证立陶宛可歌可泣的历史,同样亦可感受该国人对其信念的坚持。

对于十字架山的起源,说法不一。当地人普遍相信第一个十字架出现于1850年,当时有久病的人在此竖立十字架后随即痊癒,消息传开后便吸引更多人到此「向神感恩」。也有指这裏是在1831年立陶宛人反俄起义后,为纪念捐躯的人,以及为死难者家属祈祷而出现的地方。以上说法虽然无法求证,但可以肯定立陶宛被苏联佔领期间,此地被视为一个反抗的象徵。

教宗到访 人气急升

虽然十字架先后多次被移走,但最后仍重新竖立和堆积起来。1993年,天主教教宗约翰保禄二世(John Paul II)到访十字架山后深受感动,他为感谢立陶宛人向全世界见证了这块土地上人民的信仰,命人代表他在此竖立一个十字架,自此这裏更是人气急升。另一教宗本笃十六世(Benedictus XVI)也在2005年命人代表他在此竖立一个十字架。有指2006年起,此地累积的十字架数量已超过10万个之多,相信到今天数目只会有增无减。

现时十字架山旁边设有小型的游客中心及旅游巴士停泊区,在旅游旺季时更有摊贩售卖十字架,令这裏添了一点商业味。儘管如此,要自行前来参观,交通配套还不算完善和方便。十字架山位于立陶宛北部,不少旅客会选择由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(Vilnius)出发,先乘单程特快火车(约2.5小时)到国内第四大城市希奥利艾(Šiauliai),再转乘约十多分钟巴士到十字架山。由于巴士班次并不频密,若想安排由首都即日来回十字架山,必须掌握巴士班次时间表。(goo.gl/EaoPcU)

我们这次到访十字架山,选择在希奥利艾留宿一晚,安排上较弹性。来到希奥利艾,只要向游客中心或旅馆询问,便可取得一张印有前往十字架山的巴士班次时间表,并附有简单步行路线图。巴士总站距离火车站不远,乘坐的是在12号月台开出、前往Joniškis的巴士,在第3个站Domantai下车。这个站位于荒芜的公路上,一点也不起眼。在上车时宜跟司机先说明前往十字架山,让他到站前提醒最为稳妥。下车后,在公路旁可看到写上立陶宛语十字架山(Kryžių kalnas)的路牌,沿指示的一条小路步行2公里路程便可到达。

走了十多分钟,便开始看到十字架群。不少到过十字架山的人都觉得其名称有少许误导,这裏其实只是平原上的一个小丘,範围不大,如果只简单走一圈,可能十多分钟已走完。虽然佔地不广,但大大小小的十字架杂乱无章密集此地,形成了一种奇异的美感。十字架上有人写下祈愿祝福,感觉十分温暖;但另一方面,看到不少十字架满是鏽渍和蜘蛛网,感到又有点荒凉。

竖立十字架要守规则

现时十字架山由希奥利艾市政府负责管理,但游客基本上可自由进出该区域,并以自律形式加插自备的十字架。其实该市政府有制定自行竖立十字架的规则(goo.gl/VzWEgL),例如只可以放置3米以下的木製十字架;不可破坏原有的十字架及阻塞通道等。

回程的巴士站位于下车的车站对面,由于只是中途站,巴士抵达时间不一定準确,加上步行需时,宜预早一点出发。

希奥利艾并非旅游热点,市中心有好几个购物商场,部分更设有赌场及保龄球场等玩乐设施。而市中心步行範围内值得走走看看的地标,包括主广场Resurrection Square(Prisikėlimo aikštė)及其旁建于17世纪的主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Peter and Saint Paul(Šv. apaštalų Petro ir Pauliaus katedra);位于Talkša湖边,重达7吨的铁甲狐狸雕塑Iron Fox(Geležinė lapė),以及由显赫工业家故居Chaim Frenkel villa改建而成的博物馆等。

■知多啲国家象徵毁不掉

十字架山的原址,流传了多个民间传说。有记载指在14世纪时,这裏曾经建有一座木製城堡,用于抵御立窝尼亚骑士团(Livonian Order)的入侵,但最终失守被毁。虽然对十字架因何堆积说法不一,但此地早有抵抗外敌的象徵意义。

立陶宛被併入俄罗斯帝国后,曾在1831至1863年间进行两次大规模起义,但都未能成功。有说国人竖立十字架作为象徵,纪念起义的死者。

在一战结束后,立陶宛再次独立(1240年曾成立大公国),十字架山亦成为着名的朝圣地。资料显示由1922至1938年,十字架的数量由50个增至超过400个。二战之后,立陶宛被苏联吞併。在苏联的管治期间,十字架山对国人的意义有增无减。在1960年,十字架堆积的数量已超过2000个。苏联政权亦意识到这地方是一个具敌意和危险的象徵,故在1961年首次将所有堆积的十字架全毁。当然,十字架其后又再堆积起来。

在1970年代,苏联政权曾多次以不同方式摧毁十字架山,包括使用堆土机及禁止国人进入範围等,但之后死灰仍会复燃,十字架最终还是在此地堆积起来。 苏联于1985年最后一次尝试夷平十字架山。

立陶宛在1991年第三次独立,十字架山亦成为立陶宛人进行和平抗争的象徵,也见证立陶宛人一直忠于自己的身分、传统和宗教信仰。

■旅游锦囊签证:特区护照往立陶宛毋须签证汇率:1欧元约兑8.9港元

机票:香港来回维尔纽斯(Vilnius),俄罗斯航空经济客位票价连税约4000港元起(需在莫斯科转机)

文:刘启智编辑:王翠丽

电邮:travel@mingpao.com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